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qianqian | 28th Nov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蘇軾懂了,當他乘駕的那壹葉扁舟流淌過清風明月,,直到超脫了歲月的枷鎖,穿越歷史長河的負擔,他便輕唱道: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於是蘇軾明了,蘇軾悟了,大明大悟。從此縱使人間繁華,縱使世態炎涼,也再困不住他那壹雙炯炯有神的目光,也再困不住他那壹心高遠的胸懷。他真正成為了那讓人敬仰傾羨的東坡居士,獲得了靈魂的超脫,精神的升華。

穿越歷史悠遠的大門,我仿佛仍然能看到這位不拘壹格、樂觀豁達的東坡居士。

人之壹生,幾度韶華,細細數來也不過是百個春秋夏冬輪回而已。或許只是壹個不經意的微笑,抑或只是壹聲暗自失望的哭泣,便已經彈指年華飛過,再回望物是人非,滄海桑田。

當歲月悠悠遠去之後,留給世人的無非壹場華婿夢魘罷了。

這世間,有太多的迷離,妳無法去參透它的玄機,因為,它本就是大自然賦予的壹道謎題,如塵世裏的人,多少人是擦肩而過,我們不得知,卻只知道,有那麽壹人,要用來銘記於心。

此刻,恰逢這場早春的雪落,讓身心,沐浴壹場愛的聖潔。春期已染眉心,讓春風作信,將冬的戀曲寄予光陰,向彼岸,傳送壹曲亙古不變的美韻!

qianqian | 14th Oct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2 Reads)

古人對面情人多,眼前淚花入夢去,壹曲鳳求凰,丹砂自飲西湖畔,三月天,七月上,流觴孤芳自淒涼,對酒當歌,笑語寒酸,冷暖無心看花開,花開花落人情淺,陰陽人,紅妝面,翠濃胭脂洗華年,離魂鉤,斷魂丁,壹字相思憶平生,人未央,傷未寫,冷門是非斷秋賞,花入畫,壹生天涯,君心故鄉水,我心東流淚,奴家三生等,壹笑兩行淚,寫不盡,算不完,空蹉跎,到後來,淒涼壹世,鬼工山,奈何天,三生石,淒涼風,斷卻往事相約風,別經年,玉面燈,瘦了燈花,染了無暇。

花月濃,且行且歌,人海茫茫,誰人劍指心窩,瑯琊爵跡,風雲榜首,傲視群雄是孤獨,美人在左,傷心在後,十裏紅妝笑看我,拿相思,摘殘夢,回憶縱酒是系別,淚斷魂,夢斷水寂寥過後,誰蒼老了誰的容顏韶華流年, 誰又輕許了誰的海誓山盟 ,傾城曉月殘花,孤生起,三生橋,奈何淚裏忘唱詞,壹個輪回,畫意深濃,醉意情淺,且行且珍惜,往事回首,燈火闌珊,醉月夕陽,小喬讀懂,人海公瑾幾人分。

,人仍去,心意深,古剎上邪幾人醉,癡情流星,夕陽紅潤,深宮冷月花情容,眼冷笑,納含淚,聲聲寫盡思念冰,鼓手壹敲,藍田玉碎,夢殤往事,殘風依舊。

長河長,九月花,寒心酸,梧桐葉裏藏風情,手持掌心斷雷驚,魂魄染,浮情描,畫筆深淺是月彎,眉間笑,口舌動,好心戲詞無情天,三生散了來世緣,壹世卷了風波亭。

九州天,皓月燈,笑意溫存,誰舉杯再飲,南柯樓,麒麟句,浮華入夢,壹生無涯,門前壹夜,是非昨天畫依舊。

可憐畫,可憐花,生死涯,闖殘夢,曉風驚魂惹奈何,天高手冷思念斷,往事變成笑意算。

qianqian | 14th Oct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1 Reads)

壹曲人間鳳求凰,註定生死梁祝緣,風月情濃,十指牽掛,清笑人間未開花,鐵樹梨花把我嚇,蘇醒心田風月掛,對望眼,情殤燈,畫入鳳眼人入夢,古風穿梭江山,夜雨對酒人生,明媚咫尺,兩淚蹉跎,情也是畫,夢也是畫,心多壹畫,花了壹個無涯,醉酒吻別淚,笑意寒酸情,人煮少年遊,心念相思苦。

壹生,風月無常,桃花夢裏,醉月西廂,人間鳳求凰,又是單秋畫,壹世,卷簾江湖,惹怒紅顏,笑我癡情千丈,,最後,十年生死,朦朧世界,壹生,拂塵捭闔,落雨霜雪,古人壹曲不回頭,斷腸人在心頭,網有相思劍,紅塵多浪漫,壹世,笑我富甲壹方,看妳紅妝下嫁,那醉月樓亭,水斷花開月自去,空夢彩虹笑離合,壹生,鎖命燈,觀心望,折我眉間三分冷,看枝葉,聽巧合,奈何輪回,三生三世,相思無緣,壹世,曉月殘風,卷斷蒼穹,鬼工南天,問月北鬥,癡情紅妝十丈,百裏桃花,無情寫緣。

水東流,相思愁,人煮華年染豆蔻,賦難收,詞難織,挽留人魂把燈瘦,飲酒打馬長江路,人前是非古風樓,貌不驚人心淚斷,淒美壹畫,古剎神兵,宮門深,侯門遠,向來緣分無緣,人情冷如畫,嬌心算生死,夢無常,奈何命斷,傾城絕,美人眉彎,抽刀斷水月傾城,花飛花,空費淚,染幽魂,燈素年,壹別往昔煙雨濛濛攜酒言歡獨向黃昏,枕白晝,挽情愁。

qianqian | 11th Jun 2015 | Room For Qian Qian | (10 Reads)
曾經,是唐風宋月裡,我讀了你的一彎冷眉,解了你眉上心愁;如今,是淡寫輕描裡,我訴了與你的相知,最終道了無悔智慧肌膚管家。一個“情”字,卻偏逢了深處不知歸處,而那時,風月閑了也無曾告知我,來時我走的是哪條路。想來,往事總這般堪付蹉跎,好花亦這般空折枝了,一期花事,突自成了煙,散了秦淮兩岸的繁華。也許,望穿秋水,盼不到彼岸,也許,箜篌彈盡,劃不破一絲蒼穹。何時呢,方能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只是,風流一向不是你我,而是入了相思門,知了相思味,待到相思嘗盡時,則不怨了日月,不恨了朝夕。偶爾的,彼此落入了彼此的文字裡,可以是一闕平仄,可以是一卷丹青妙筆。何所謂愛?何所謂恨?不過是瀟瀟夜雨敲了窗,天明便將好風景。若真要問,夢裡花落知多少,其實,真不知曉抗衰老醫學。只知,花落了憂傷,花開了美好,錯過了一季花開,可以期盼下一季的花開。

談一場風花雪月,談的是一種風雅,愛一個心上之人,愛的是份忠誠。蝴蝶,可以為花而來,花也可以召喚蝴蝶。說到底,欠了誰。只是有關於,你愛了誰,選擇於誰。途徑一座愛的城,初次看見的,是它的繁華,再路這座城,也許,已是一地的煙涼,一城舊荒。一次離別,一次心痛,都將有其他的不同,其他愁緒牽引。什麼是宿命?什麼是輪回?前世,我路過了你,你尋覓了我;今生,你路過了我,我尋覓了你,緣有多少,愛就多少,是因是果,都是宿命一場,緣分一場。有緣之人,當惜之,無緣之人,當忘之。這世間乾坤萬裡,塵歸塵,土歸土,山與水可以毫無瓜葛,風與沙可以繼續癡纏,只是念與不念,執與不執之間,我可說,我不是你的誰,你也可說,你不是我的誰。本就是乾淨而來,乾淨而去,何故擾了世間淨土?

也許,沾一筆墨色,在某個離別了的經年,就能忘卻了那一瞬間的刻骨銘心,在文字的深淺中,擱淺那些往事的傷痛。也許,安然了一份歲月的起伏,就能過上卸甲歸田了的日子,在一絲閒情裡,只是不知,是否還可以等到一個人?若真等到,也將無謂離別肌膚保養品,只記安暖……

qianqian | 5th Mar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19 Reads)

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呢,她讓我定了。“你的禮物”

 

我只是在說些話,只是在說些心裡話。原本既定的詩,想過的文,在這情感裡難以成風格。

 

我牽著你的手,抓的緊緊的怕你丟掉,忽然,有人用瓢挖起的水撒在你我的身上,都濕透了。

 

失措望著男男女女穿著涼爽的衣衫,地上散放著盛水的大缸,爭先恐後的挖起水來撒在歡笑

 

的人們身上,我左手抓著你的右手,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了一個挖水的瓢,你指向哪裡

 

我就挖水撒向哪裡,你歡快的笑著,你的笑臉微露的牙齒,都讓我心裡美滋滋。

 

這是灑水節吧!你喜歡的地方,西雙版納啊!

 

意中可人深深擁

 

半點朱唇淺淺嘗

 

崖壁上鮮紅的天涯海角清晰的讓人看到,我左手攬著你的腰,你眼眸看著雄峙在大海的南天一柱,波浪白花花一波波。

 

我抓著你的手,一步踏出去,像是階梯般往天上的方向走去。哪裡有個月亮,你伸出手握的到。

 

你的左手在我頭下

 

我的右手將你抱住

 

天上的海鷗飛翔在甲板的上空,人們用力往天上扔著切碎成小塊的雞肉。一隻海鷗振翅猛地就把肉叼在嘴裡斜翔在海面上噗嗤又上了天去。

 

你像是茱麗葉一樣背朝著大海伸開雙手,我緊緊的擁抱著你,任那風呼嘯卷旋。

 

我再也不能和你分開,想要掀起你的蓋頭來。想讓你做我的老婆。

 

在燈光璀璨的照耀下,你神氣靚麗的立在哪裡,你說:“我願意”。

 

但得鴛鴦枕臂眠

 

也任時光都一瞬

 

雖然我們不能擁有全世界,但是可以擁有自己的世界。

 

へ行った後 きたじゃな まりるとませ むこと一つ ヤンファ はないか いたものなのか すばらし ないだろ あなたは

qianqian | 25th Feb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11 Reads)

 

溫馨猴窩聚知音,

 

詩文唱和出於心。

 

你來我往吟春景,

 

虛擬之中勝親人。

 

——情發俠客功夫窩,以百人文友名串成本篇。文/今生依夢

 

靜立深冬,揮墨淺筆抒寫人世滄桑,猶若淺墨在素夢人生中輕舞青衣紅袖。寒風逝流,訴塵世迷茫。遙望樓蘭曉月,婉約傾灑在心如止水的半城月光裡,也曾殘留著孤月冷梅的憂傷。

 

似水流年,與君同行在情海天涯,成就我今生依夢。淺月若寒,憂傷的旋律觸摸星空,而昨夜的你伊如夢境穿梭在碧月冰凝的四度空間,似淡漠茹嫣的彩虹夢飄蕩在風過無痕的浩然星空。

 

花開花落,細數人生風雨。書生落魄,筆墨飛舞,春天裡春醉綠野,紫鳶飛翔,夏天總是唯美火辣。蝶舞幽馨,秋天也總是秋落無塵,雁落蘭香,在紅葉滿山的秋色裡,那火紅的楓葉飄飄,葉落蕭蕭,盡顯依雪秋情。冬天零度枯木總把生機掩蓋,是妙雪,淩落在這個寒冬,若雪青綃,獨攬一簾幽夢,怎堪流年。時常覺得大海的心胸是寬闊無邊的,可在荷塘月色裡,他卻顯得那樣微不足道。綠蘿仙子飛舞在荷塘青青的心海,獨我在心雨飛旋的南國微笑著靜觀塵埃。

 

冰峰佇立的北國,伊若雪,香閨中的書妃輕撫古弦,奏一曲梅花三弄,祝夢中的劍客健康永遠。琴罷,一腔相思之苦終得衛維恩。墨城東月,靜望水港灣素筆輕描的旖旎夜色,而我仰望一方城堡,傾聽紅塵風語,此刻依兒你如何懂得風殘雪的傷感,那是在天涯飄塵的歲月裡無奈的沉澱。兒時丟丟的紫風鈴你是否安在?那悅耳的鈴聲似大漠新智農民家的駝鈴悅耳悠揚。少年時玩耍的風箏已斷線,那碩大的雄鷹怎能安小羽翼。風過無痕浮光顯現,天涯的孤客無法實現我今生之夢。

 

殘情飄落,絳顰的憂傷隱藏在夢天之藍的心胸之內。曾經用納蘭茗德的詩詞歌賦來贈與墨雨萱兒,可終究是獨自心海泛舟,空留胭脂淚。幾度寒暑,相思惹盡,零露婉兮,馨怡兵蘭的質樸已不在,用雪心依依葬愛,獨留一抹檸檬的馨香。千種愁腸,鄢寶怎知鰙塵的痛,言燾哪知野旋花的獨自哀傷。紫緣秋色,月上西樓,唯我在水一方,靜等冬的淒涼。至誠至愛,行走在文墨的辭海,猶如一片孤單的落葉,曼舞在人間,試問蒼天,此刻情歸何處?

 

困頓人生,我猶如一個瘋狂俠客在天天的癡心妄想。午夜夢回,卻往往夢回忘人,都說石林閒散是一個狂客,可怎知俠客也有兒女情長,寧做無花郎,不做負心男。太陽生就傲骨,可月色一樣迷人,輕品一口咖啡蜜語在心,聽一曲那異國的音律,無論是LINDA、LENA、LIIY都無法解讀思鄉之苦,友情之痛,驀然發現無論在小俊模樣也要被光陰遺棄,何不做一個行走江湖的霞客,拋去兒女情長,斬斷三千癡夢,灑脫面對苦短人生,此生足矣!

 

我是千百年前的壹朵蓮 爱是浪漫,婚姻是给这个浪漫限定了范围 無論你工作的地方離家有多遠,你都要常回家看看 夢想是壹塊石頭 有一種情感只能用心去珍藏! 又一個春天來了 首月,始終非如一 是青鳥也是情鳥 山を見ることが好きで、喜んでいて月 地球有處地方叫做:綿山

qianqian | 23rd Jan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13 Reads)


但我的愛情不是海。

愛是唯一。我的世界,不需要太多的人,一個便足夠。曾經駐紮在我心懷的那個人已遠走,現如今的我,則需要全世界的星光和全世界的燈火,溫暖我,但那僅是溫暖,卻不叫愛。

百年悲笑於一瞬,愛情之美,在於瞬間的光華。無與倫比的綻放過後,瑰麗記憶已於心間深藏,於是,我便不再需要那所謂的愛情。

花房著子青春深,情愛逝去空餘恨......

行走在文字的煙雨裏,看那塵世的煙花綻放,落下朵朵情殤,幸得有你,那些如幻的過往,化一縷風,吹度過開滿繁花的山林,帶給我幽遠的淡香。傾盡墨香,述說那曾經的故事,寫下的每一幀文字,都是季節在醞釀,那些秀逸的果實,掛滿枝頭,供我性靈的迷醉;那些傾注的無盡相思,用以詮釋徹骨的蒼涼。

愛曾經烈火烹油,而緣分卻已背離遠走,記憶裏的溫柔長在,揣著那些過往,我選擇一個人走到地老天荒。

有些人,有些情感,註定了要羈絆一生。這一生,註定了思念像杳杳野徑上的芳草,隨繁華與落寞葳蕤衰敗,卻又生生不息。

我相信愛情,畢竟它曾經真真切切地來過,但我的愛情不是海,是岸,孤獨地站在一端,遙遙遠望。或許,岸邊的風景映在眸裏,風光不勝旖旎,不過,那不足以迷戀,那是心頭的曼珠沙華在滴血等待。愛情,搖曳在歲月的風裏,卻未曾凋零,一縷冷香彌散,氤氳了我曾經淒苦的歲月深寒。鄉下的空氣真好! その時 冥,也許真的存在 ところが 沒人可以代替的我 用一生的時間將你掛念 什么地方 古今愛恨兩難全也! 追伸 只可回首,何須傷懷?

qianqian | 17th Jan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10 Reads)



我走在樹林裏,滿眼的是五色的樹葉與斑駁的枝幹。那葉有綠色的,還顯生命的蓬勃;那葉有黃色的,漸呈滄桑的容顏;那葉有深紅的,透露出歲月的洗禮;那葉有灰色的,偶展歷史的印跡那枝,姿態迥異,有的似頑童,左右搖動;有的如少女,羞澀欲語;有的若壯漢,紋絲不動;有的像老者,步履蹣跚,虯龍廋骨

此時,沒有蟲鳴,也沒有鳥啼。也許,蟲兒們在尋覓他們冬眠的雅居,鳥兒在採摘這秋天最後的美食去了。樹林裏很靜,只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仿佛我是這樹林的主人,抑或主人訪客去了。

起風了,不太大。樹枝搖動,樹葉一片片零落,紛紛揚揚。一片片樹葉飄在我眼前,像風箏,像小船,像傘,或者似雨,似雪花,什麼的,沒有聲音。這一片片樹葉,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他們似乎在尋找自己的歸宿。我慢慢走著。那葉一片片落在我頭頂,落在我肩上,落在我手中,落在我腳下。他們輕輕地撫摸我的身軀,和我甚是親密。似乎我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給了他們一份欣喜,他們要和我交談什麼,訴說什麼,他們仿佛還在和我眨眼。我走著,走著,清晰地聽到樹葉在我的腳下吱吱作響,那是生命的律動,或許是在唱生命的歡歌。走著,走著。我不禁想起許多讀過的詩詞。小學讀過“一片,一片,又一片,香山紅葉飛滿天”;中學讀過”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潯陽江頭也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後來讀過《秋聲賦》

這樣想來,每一片秋葉,其實就是一首首多愁善感的詩;每一個詩人又何尚不是一片飄飛與天地之間的秋葉。

生命其實就是一顆棵樹,我們每一個人,只不過是眾多樹枝梢頭的一片也而已。見證了花開花落,沐浴了日月星光,嘗盡了風霜雨雪。每時每刻,我們既是風景,我們又是過客。生老病死,榮辱興衰,對於我們來說又算得了什麼。最初的生長,爭奪,最後的坦然,寧靜,複歸大地。來之於斯,又回顧於斯。You are always on my way Who is willing to accompany Leaf Memory Means everything Mutual help and relief in time of poverty Still waiting for The belated happiness The wall outside the sunflowers And the book as a friend

qianqian | 7th Jan 2014 | Room For Qian Qian | (10 Reads)

 

夕阳划破长空

 

候鸟悲哀啼鸣

 

我独自一人奔跑

 

迷茫充满胸膛

 

泪水不和谐地流淌

 

我低头寻觅

 

寻觅丢失的爱情

 

哭泣

 

段声长

 

想起以前一起嬉笑的日子

 

总是缭绕在眼前

 

你那明媚的笑容

 

刺痛我的双眼

 

我们曾经

 

背对背拥抱

 

背对背欢笑

 

我从背后抱起你

 

你微笑着和我打闹

 

你逝去了

 

我的记忆悲哀了

 

我用自己的力量

 

封锁了自己的思想

 

心理缭绕着

 

你的影子

 

日思夜想

 

你的笑容

 

如今

 

漫天皑皑白雪

 

我独自一人

 

走在空旷的大街

 

泪水

 

为你止不住地流淌……


qianqian | 20th Dec 2013 | Room For Qian Qian | (11 Reads)

 

時光裡的過往,時常在腦海中百回千折地蕩漾,那一抹遙遠的沉香,便給了我一個回味的理由。我深深的懂得,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縱然永遠不會在明天的後來重現,但是在人生的扉頁上添了一筆濃墨重彩的情節,人生因此而不空洞的那麼蒼白。

 

------題記

 

又是一個黑夜的離去,一個晨曦的來臨,時光就在這樣迴圈不止中遠去。從深冬吹來的風輕吐寒意,一輪紅日正在慵懶地的升起。喜歡在這樣冷暖交集的時候,我停下手中的忙碌,然後獨倚視窗,把一份晴好的時光靜享。

 

總感覺時間的步子太過匆忙,一個不小心,就到了深冬的路口。窗外的樹木伸展著光禿的枝梢,在凜冽的北風中孤獨地搖曳。眼中的世界不再生機得盎然成趣,也不再那麼喧鬧,激情過後堆積的只剩下荒蕪,一場繁華的褪盡也不過如此。

 

就在這樣不經意時,心中就擁擠了些許的迷離,在凝目注望之間,湧起了感傷。四季輪回的美景悄無聲息,一晃而過,縱然傾盡全力,雙手抓住的卻只有虛無。好比你我這一場難忘的風花雪月,像一部剪斷的小插曲,在轉瞬間稍縱即逝,留下的只有一段惆悵的弦音。

 

那一年,一個梅雨氾濫的時節,因為一份有了和你的初遇,才有了詩意的美。從此,一段如夢如幻的時光就在那一刻拉開了序幕......

 

記得那天,我走過異鄉小城的青石小巷。一路上的細雨在輕揚,飄飄灑灑,零零落落的行人不得不加快了腳步。我在倥傯的行程中,卻撞到了迎面打著小紅傘的你,你手上的物品便在那一刻灑落一地。我瞬間的驚慌失措過後,彎下腰在潮濕的地面一一拾撿起,然後重新疊好送到你的手上。看著那些物品都被弄的沾了些許泥水,心中很是不安,本以為你會生氣的責駡,卻不想你那張既光潔又漂亮的臉上,堆了一絲笑意,頓時緩解了我當時惶恐的情緒。抬頭,你的長髮在風吹過時飄揚起,遮蓋一雙亮晶晶的眼睛...不過我還是向你解釋;“抱歉哦”。你微微搖了一下頭,輕聲地對了我說了一聲;“沒事,謝謝”。然後,擎著那把紅的美麗的雨傘,你就轉身消失在茫茫煙雨的深處。

 

如果說,一次擦肩而過的遇見只是尋常的偶遇,那麼為何你的背影如此讓人掛牽?而你的出現,宛若煙雨紅塵上一季初現的花開,輕易地就攫取了我多情的心房。那一陣心動的脈搏,因為你的微笑而按耐不住。

 

時常在夜空寂寥中,看那嵌入無限的深邃,抬頭一彎新月如水,暖映在心頭。只是那街頭曇花般的一抹嫣紅,綴滿了這窗前悠悠而過的歲月,不曾想煙火中的一束流光,會這樣戀戀不捨地爬上了枕上有你的夢。

 

這個世上的事情,總是冥冥之中充滿了定數,那不得不說是緣分賜予的奇跡。從沒有想過,我會再次遇到你,也是無巧不成書呵,緣分註定我們,逃不開一段故事的糾纏。

 

那一天,我決定要去買一件衣服,替換下身上穿了許久的舊裝。對於衣著的要求,我向來是很嚴謹的,從不敢馬虎半分。我在這個不大的小城幾條街道,以致在穿行了幾個小時後,還是尋不到我需要的樣式和顏色。正在頹喪中時,路旁一家定做服裝的門店,倒引起了我的注意,決定進去試一下運氣。走到門口,抬頭向裡一瞟,右邊一條長長的合金鋼架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衣服,牆上面高掛的衣服整齊有序,令人頓感悅目。左邊是三台乳白色的電動縫紉機一字排開,3個女員工正埋頭忙著手頭的事情,機器轉動時傳來的聲音不覺於耳。

 

許是她們太專注工作了,還是沒有察覺有顧客的到來,我略微不悅。我還是故作鎮定向她們問道;“你們誰是老闆?”她們都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望著我這個不速之客。坐在最裡面的一個女子,忽地站起身來:“是你......?”我仔細一看,是你,真的是那天在雨中有過一面之緣的你,心中湧動一陣歡喜。我點了點頭,你笑起聲來,我曾熟悉的笑容。然後在這樣微妙的氣氛之中,我定做了一件衣服,並留下了我的電話。

 

我們的聯繫,開始增多了起來。我們都知道,那是因為彼此的心中,有了一份難以割捨的感情。故事就在這樣的巧合中展開來,如同電影的片段那樣妙不可言。一見生情,再見鍾情,你的影子,開始在我的腦海中興風作浪。走在起風的路上,癡癡地眺望著有你的方向,我知道你就在那個地方。一個人,最怕的事情莫過於就是動了情,嘗不盡的是甜美,揮不去的也有苦澀,然後在身不由己中讓你把心全部佔據,一份想念無際無邊,令人情不自禁。

 

這個異鄉的街頭,留下一路我們攜手走過的足跡,在歲月的河中蜿蜒成美麗的痕跡。我開始喜歡上了這個小城,愛上了在這裡的你。我不再形單影隻的迷惘,孤獨地唱著情歌。當愛的潮水一浪一浪湧來,淹沒我乾涸的河床,常常感動得熱淚盈眶。只覺得,你是上天賜予我最珍貴的禮物,我決定傾盡全力善待這樣一份貴重的感情,善待你.

 

我們在快樂的光影中,一起攬擁著山和水甜甜的微笑,淺吟著清風與明月輕快的歡歌。我們在真真切切中,默默地體會情同手足的情意。我們在嬉笑打鬧時候,追逐愛情諱莫如深的真諦。純真的心海深處,你冰清玉潔的笑顏,在時光的浪花裡惹起水花四濺。

 

那一年的冬天,這個城市特別地冷,總是在下雪,吝嗇的陽光一直鮮有露面,因為你的存在,漫天的雪花傾城,溫暖亦傾城。那時,我們喜歡一起去看美麗的雪景,看著躲在臃腫的衣物中的人們,你還對我說,他們活像一隻只步履蹣跚的企鵝,讓我足足笑了半天... ...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幸福總是在突兀之間戛然而止。因為年過月盡,除夕很快就要來到,我得回到家鄉過春節。當我把這樣的想法說出嘴來時,你開始悶悶不樂,沒有說一句話語。當一份別離近在我們的眼前,就像一片陰霾籠罩在我們的晴空,我又何嘗不是痛苦萬分呢?儘管你說過不喜歡送別,我走的那天,你終究還是來了。在我即將登上遠行的列車前,你在我的懷抱中泣然成聲,在月臺上的喧鬧聲中,我們聽見了彼此心裡的哀怨。再次深情地握住你的雙手,說聲再見,我們已是萬水千山... ...

 

離開你的日子,我才知道孤獨最深層的涵義。在最落寞無助時刻,才發現總有一絲掛牽,那麼關切你傳來的消息。我也曾逢場做戲,對酒當歌,我也清楚地知道,醉後喊的一定是你的名字。也曾在我灰心失意的時候,用你如花的笑靨做我依然溫暖的堅強。對你的思念如窗前的風鈴,那一聲聲清脆的叮鈴,也是每一次心的撞痛,而遠方的你知道嗎?

 

後來因為種種的原因,我就再沒有回到那個城市,沒有再次回到你的身邊。一場等待要了許久,最初的信仰摔得支離破碎,一季的花不能夠綻放成愛的童話。我們在漸行漸遠中斷了線,終究因為距離的存在而停機。那些擦肩而過的憧憬,魂牽夢繞成故舊的模樣,那些流浪的感情激流,如青紗般迷蒙在茫茫的記憶長廊。我們透支了明天所有的眼淚,所以,我們學會了沒心沒肺的笑,時光打磨的過程縱然很疼,也許能夠給人生一個淒美的曲線。

 

一陣寒風劃窗而入,凍醒沉思在夢深處的我,微微地打了個寒顫。原來在冰涼的空氣中呆的久了,連心也是冷的。我知道,生命中有太多的偶然,它給人以或狂喜或劇痛,當故事拉下帷幕,留下的也僅僅是一些記憶的倒影,和些許的溫柔,撒落在滿地的光亮中,在愈走愈遠的時間裡,便化為了散去的嫋嫋塵煙。如今雖然早已放開了你的手,每個夢也不再為你沉浮,只是,心還在隱隱作痛.

 

這個世界上人流擁擠,在時光的河中往來穿行。有一些人一直住在我們的心裡,但卻不在我們的生活裡。也有些人在我們的生活裡,朝夕相伴,卻不在我們心裡。有時候,我們苦苦放不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段愛的時光。我們真的應該在清淺的時光中,盡情去愛,好好去生活。

 

生活當中很多的事情,我們只有經歷過後才懂得。例如感情一樣,陶醉過了,陣痛過了,就會深切地體會個中滋味,然後才懂得適時堅持和放棄。我們總是在這樣的得到與失去兩難之中,認識了人生,認識了自我... ...

 

人生中的第二次意外打擊 兩株花草搖曳於微風之中 只好回家慢慢地烤來聽 宣誓著冬天的到來 我走過的海岸線 你的心貼著我的心 最簡潔、最透徹的文字 我最亲爱的母校! 風,是大自然的呼吸 我們不曾分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