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qianqian | 4th Aug 2008 | Room For Qian Qian | (244 Reads)

晚飯後閒極無聊,忽然想起去年曾經去過的那一方小池,和小池裡開著的水蓮花,曾經帶給我無比愉悅的心情。於是驅車前往。
  
大概是動身的晚了,到池邊時,夜幕已經降臨。只池邊亭子裡的燈光亮著。
  
注目池中,只有水蓮花田田的葉子,花瓣已經合攏。我不知道這花兒竟然是白天開放而夜晚關閉的,彷彿怕黑的姑娘,不敢走夜路。不覺油然而生了幾縷惆悵。
  
於是找看園的老宋喝酒。老宋是個怪怪的老頭,幾年前或許是受了電視劇《龍泉山莊》的影響,依山傍水建了這個雙龍泉山莊。初開時引山間活水,成大小兩 個池子,石膏做成的雙龍頭,圍牆上空和道路兩旁,彩旗飄飄,弄得蠻像回事的。池中養魚,設棧道亭台以供垂釣。應該說這個創意蠻好的,只可惜好景不長,一些 喜歡釣魚的部門官員每來打他的秋風,釣了魚不給錢,不是官員的也不給。宋又喜歡喝酒,不善管理,因此日漸凋敝。宋因此十分鬱悶和煩躁,每日飲酒。經常一大 清早,便喝的兩眼通紅,每次來人搭話,不分好壞,概無好言答對。
  
人家說:“這地方不錯,你應該好好弄弄。”
  
他便說:“我啥都想弄,你給錢呀?!”
  
“這池子裡的蓮花太矮了,沒有離宮裡的漂亮。”
  
“離宮的好你去離宮看去,我請你來了呀?”
我的一個當局長的朋友,就曾經給他噎得一溜前嗆。我說,“別呀,老宋,這是劉局,人不錯的。”
  
“吊,誰管個吊呀,都他媽土匪!挑眼窩刺,挑眼窩刺,我的園子,我願意咋鬧咋鬧,他們管得著嗎!”當時跟前還有一位女士,劉搔搔頭,癟嘴笑笑:這老頭喝多了。
  
就這樣一個人,在別人看來根本不可理喻。不過我倒是能理解他,宋跟我也混得不錯。每次去,就拉著我喝酒。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半小時後,老宋已然酩酊。醉眼惺忪的告訴我,走的時候叫他們把門鎖上,要么你就在這睡。然後徑自歪在一邊,呼呼大睡去了。

我原本興味索然,打算早點回家,不想出來時已是滿園的月光。
  
走向大門時,無意中向小池中瞟了一眼,竟然在一剎那驚呆了!
  
彷彿幻覺似的,那池中方才睡著的水蓮竟漸次打開了花瓣,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顯得無比的嫵媚妖嬈。
我靜靜的坐在池邊,看著那一汪池水和水中一輪皎潔的月亮。
  
月光如水。使整個水面像籠了輕紗一般。有薄薄的霧氣從水面浮起,絲絲裊裊,淡淡的,和如水的月光溶在一起。看得久了,有時竟分不清哪是霧氣,哪是月光。微風初起時,那絲絲縷縷的白霧便輕輕擺動,彷彿輕紗在風中打的一兩個皺褶兒。
  
好多個夜晚已不曾出門,月亮就突然圓了。算算正是望日,難怪今夜會有如此圓滿的月亮。
  
那月亮從高處下來,從柳樹的後面露出一張皎潔的臉。那斑駁的光影就從茂密的枝葉間灑下來,灑在高高低低的蓮葉間。由於光的角度不同而或濃或淡,漣漪似的無聲流動。而此刻水中的月亮,像極了一面倒懸的鏡子,彷彿極好的白玉一般,肌理細膩勻稱,光滑而富於質感。
  
其實我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這一池的蓮花。
  
此刻的水中,蓮花是半開著的,像一個個清純的少女,對著鏡子梳洗打扮。那份羞澀,那份嬝娜,那份風流韻致,不是人間任何的詞彙所能言表。
  
我恍然:原來花兒也像人一樣,像我一樣,有感情,有思想,有高尚審美的趣味,超脫凡俗的智慧和品質。原來他們也像我一樣,喜歡人間一切美好的事物,喜歡這月白風清的夜晚。
  
不,我怎麼能和這蓮花相比呢?我又怎麼能比得上呢!像我這樣的一個凡夫俗子,無法逃避凡塵的襲擾,無法拒絕名利的誘惑,一身污濁,滿心銅臭,只怕是將這一塵不染的絕世佳品憑空玷污了去!我只是有幸罷了。
  
我有幸,目睹了這靜夜裡蓮花開放的整個過程。
  
高處的幾多白蓮花已經全部打開了。潔白的瓣,金黃的蕊,微風吹過,水面上飄過來淡淡的清香。而大部分的花朵正漸次伸展著腰肢,白的如雪,如美人的肌膚,紅的如紫綃凌風,如美人的胭脂似的。而或紅或白,都彷彿美人睡起,風寰霧佩,雲髻半偏,嬌姿半掩。
  
裊裊的,水面似有歌聲傳來,由遠及近。我彷彿看見一群採蓮的姑娘,來自風光秀美的江南水鄉,穿著或紅或白的水月衣裳,出沒於亭亭的蓮葉間,臨風起舞,盈盈淺笑,踏歌而來。細看時,又有幾朵蓮花開了。
  
我知道,這是花開的聲音。這蓮花的歌聲清新而柔婉,明快而又富於難以言傳的奇妙韻味。
  
花落尋常事,清香伴雨來。
  
臨風飲美酒,對月洗塵埃。
  
我彷佛聽懂了這花的歌聲,也彷彿讀懂了花的心事。

驀然回頭時,歌聲卻戛然而止,屋子裡只傳出老宋熟睡的鼾聲。我在想,這樣花開的夜晚,和這個看似粗俗的老宋會有什麼關係呢?這絕美的花兒,為什麼要開在老宋這個近乎頹廢的園子裡呢?是因為老宋的耿直無知嗎?還是因了他的憤世嫉俗呢?
    
我的耳邊,突然又響起老宋罵人的話:“我的園子,我願意咋鬧咋鬧,他們管得著嗎!”硬梆梆的彷彿熟透的蓮子。

我突然覺得老宋的鼾聲其實十分可愛。今夜,我不知道,在這個看似粗鄙的老宋的夢裡,會不會聽見花開的聲音呢?

 

相關標簽: 相關標簽:1.alice 2.go2010 3.enjoyment 4.samson 5.forever